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

    一个文件形成一个热潮

    来源:www.dfsbp.com    发布于:2019-4-21 9:10:32    点击量:

    2019/04/22 08/23/51  【丹佛斯变频器 www.dfsbp.com】在化石能源制氢过程中,必须经过氢气提纯,一种叫做变压吸附的方法是常用的工艺。二是环境压力问题。氢气是精细化工、医药中间体等行业的合成原料及冶金、电子、玻璃、机械制造的保护气。佛山、如皋的案例也做出来了。

      在政策上,2016年8月8日,国务院印发了《“十三五”国家科技创新规划》。以液氢的方式运输氢,日本已经民用化,我们在航天工业已经成功应用,只是在变频器维修民用方面,刚刚开始探索,绝对没有技术障碍。可再生能源匮乏的地区,可以考虑利用电网的电解水制氢,或引进邻近的氢源。从能源角度上看,氢可以用来发电、发热、作为交通燃料。

      同时,氢气也是重要的工业原料和还原剂。

      我们不能永远跟在别人后面走。但是目前大规模、长时间氢的储存缺乏实践。全文5371字,阅读大约需要9分钟

      未经许可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

      南方能源观察

      欢迎投稿,投稿邮箱:

      EO记者 潘秋杏

      “时下氢能发展进入了一个小高潮。这就需要继续摸索、尝试,需要时间去积累经验。鼓励地方制定标准,容易产生各地方标准不一致,引起矛盾,不利氢能在全国推广。

      EO:中国在“九五”、“十五”期间就曾发展过氢燃料电池,但是那些年进展不大。我主张用可再生能源发的电来制氢,这在国外有个词叫做P2G,即POWER TO GAS,GAS 指的是氢气。虽然现在燃料电池的技术是国外进来的,但是生产出来的车价廉物美,可以出口。碳纸也是一个问题,现在国内能做,但是进度不大。现在说,氢燃料电池汽车有望在2019年正式实施“十城千辆”推广计划。

      各地也应该有自己的规划。可以想象,我国可望从目前的石油、天然气进口国成为将来的氢气出口国。

      关键技术上需要国家要支持和重视,我们要走自己的路。预计到将来,氢能在交通领域的应用,包括车、船、飞机、无人机等,加在一起占比不到30%。我们比日本好些,但是我们近70%石油、40%天然气依靠进口,国家能源安全形势仍然十分严峻。现在我们是能用,但是跟国际上还是有差距。

      毛宗强:国内的现状是一个领导形成一个热潮,一个文件形成一个热潮,一个会议形成一个热潮。各地财力不同,发展方向、速度、时间节点不同。

      4月20日EO在首都将会举办一场氢能圆桌,欢迎报名,详情请戳

      EO圆桌征集 | 氢能助力能源企业转型的几个现实问题

      。我在1993年调研氢能的时候,就考虑到两个重要的问题。我国目前只有天然气的燃气轮机,只适应天然气大规模发电,我希望国内专家可以研发氢气发电用的燃气轮机,逐步实现电网中氢电对煤电的替代。在炼钢上,氢气可以代替焦炭炼铁,实现绿色炼钢,只是现在经济上还有待改进。

      我觉得氢能在各领域应该是均衡发展的,不是说应用在车上就是最好。我们讲实干,台达变频器企业要实干,领导部门也要实干。好处是,我国在环境保护上做的事情得到认可,但是不好的是,阿猫阿狗都来了。国外一般都有氢能管理机构。将来会建设离网的风电场,专门用来制氢。

      毛宗强提醒,国内在这个热潮下发展氢能,仍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。现在商用车用35MPA的就够了,也比较便宜。我国的变压吸附技术目前做到世界最大规模,处理气量为34万立方米氢气/小时的国产变压吸附(PSA)制氢装置已经在我国成功运行多年。在燃料电池的制造工艺上,我们也有差距。EO记者就我国发展氢能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、注意事项,对毛宗强进行了专访。最近几年,我国是CO2的排放大国,我国在2016年签订了巴黎协定,二氧化碳减排的压力越来越大,全球温度上升需要控制在1.5°C。这是一整套氢能扶持政策。

      目前大规模氢气在发电上的应用,日本研究了相应的氢气燃气轮机,目前第一代燃气轮机是700MW,第二代过两年也有望出来。氢气储运有多种方式,技术上用40MPA的罐车来代替20MPA的罐车运输气态氢气没有什么问题。布局氢能,第一需要人才,需要有实干的人;第二,要有经济条件,不能温饱问题还没解决就搞氢能;第三,资源问题,没有风没有水的地方,可以用生物质制氢。

      我们不是说没有进口就做不了,国内现在有一家民营企业的质子交换膜是被德国奔驰公司认可的。但减碳是需要过程的,不是说明天煤炭就不用了,应该有个规划。我国发展氢能,不能忘记初心。但是选择什么样的模式取决于国家意志。

      毛宗强:我国在“九五”、“十五”期间发展氢燃料电池,主力军是高等院校、研究机构和小型民营企业,做出一些样机,但离产业化比较远。大家以为氢气只能用在车上,其实氢的用途多样。日本的能源有90%是靠进口。佛山的氢燃料电池大巴还出口到马来西亚,尽管只有十几台,毕竟是一个开始。在我们的呼吁下,船舶也在考虑做这件事情。政策、资金、技术在这两年都聚集起来了,一起推动氢能的发展。如皋虽然只是一个县级市,氢能搞得有声有色,还被联合国挂牌为“氢经济示范城市”。

      国丹佛斯家方面,第一要管理,要设立专门的机构或者专人专职去管理氢能,哪怕有个“领导小组”也行。

      在我看来,发展氢能最主要的原因有两个,即能源安全和环境压力。

      燃料电池,我们一般讲的是质子交换膜燃料电池。

      储氢方面,车用的储氢罐国内自己能研发,压力35MPA的已经商业化,70MPA的储氢罐已经试制成功。日本丰田MIRAI的燃料电池用的是金属板,体积功率密度达到每升3.1千瓦。

      氢气的储存有气态、液态、固态等方式。我国要发展成为世界强国,没有强有力的能源保障,根本不行。

      我主张,只要想做,有条件的地方都可以布局氢能。大家看到氢能市场在我国,都来了。

      在制氢方面,我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制氢国,制氢量达到2200多万吨每年(不同机构的计算有出入),占世界的三分之一。在日本,70MPA车用的储氢罐主要用于小轿车。

      能源安全、环境压力推动氢能发展

      EO:在您看来,发展氢能对于我国的意义是什么?

      毛宗强:有观点认为,日本这种资源匮乏的岛国在能源政策上借鉴的意义相当有限,所以很多搞氢能的拿日本做例子,两国面临的问题根本不是一回事。比如加氢站方面,2014年国家出台过相关文件,加氢能力为200公斤的加氢站可以补贴400万,文件是2015年底到期,到期之后就没有下文了。

      日本新能源产业技术综合开发机构(NEDO),是日本最大的公立研究开发管理机构,承担日本一部分经济产业行政业务,主要目标是负责解决能源和环境问题、促进科技产品的转化。

      第二,要出政策出规划。在加氢站的储氢上,我国有领先之处。燃料电池相关技术原来美国是第一的,日本技术也是从美国买的,但是美国自己不重视,后来日本就赶上来了。解决了材料问题,单电池、双极板、端板等组合起来,又可能会发生其他的问题。其下面有专门的机构负责氢能的项目设计、招标和验收等工作。在大巴上,现在国际最好的大巴用燃料电池的工作小时能做到2万9千小时,按每小时50公里,算下来是150万公里。管道运输也是一种方式,我国已经建成世界最长的大口径天然气运输管道,也建成若干纯氢气输气管道,要建设大规模输氢管道应该不是难事。其中“发展引领产业变革的颠覆性技术”中提到变频器维修,要开发氢能、燃料电池等新一代能源技术。

      氢能在各领域应该是均衡发展

      EO:您最为看好氢能和燃料电池在哪些领域的应用?

      毛宗强:大家对于氢气的用处有点误解。全球每年产量1.5万吨这种合金,我国产量就占了1万吨。于是我就提出来,我们要走高铁模式还是汽车模式?高铁模式中,我们有统一的意志,学习国外的技术,在自己国家合理发展,最后做强大,成为我国的名片。

      关键技术还是要自己突破

      EO:在核心的电堆方面,目前国内研究进展如何?关键技术应该如何寻求突破?

      毛宗强:近几年进展还是很快的。我国的国土辽阔,可再生能源制氢量是无限的。一个是能源安全。在寿命方面,用在小轿车上的燃料电池要满足在实际路况下的工作小时在5000小时以上,按平均每小时50公里计算,折算下来是25万公里,也就是到了一个家庭要更换的车的时间了。

      目前车用燃料电池的材料问题都能国内解决,但不是很理想。过去之后热潮就退去,这是不行的。但是以后没有煤电了怎么办?可以用氢发电。过几年再回头看这两年,就如当年电动汽车的“十城千辆”,现在是发展的一个小高潮。我强调因地制宜制氢,煤制氢最大的问题是产生大量二氧化碳,与现在减碳的方向相反。

      EO:国外燃料电池巨头与国内企业的合作越来越多,您怎么看?

      毛宗强:合作是个好事情。如果真的做起来了,那就好了。

      技术既有自己的特色,也有差距

      EO:目前国内的氢能发展还处于哪个阶段?与国际的氢能产业相比,存在多大差距?

      毛宗强:氢能产业包括制氢、储存和运输、应用等四个方面。

      氢是减碳最重要的方法之一,必须重视。

      各地应因地制宜布局氢能

      EO:您认为哪些地方可以布局氢能以削减储运带来的问题?

    20190422082351

相关阅读


版权所有: 上海丹佛斯变频器一级代理商 服务热线:13917851195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