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

    我在科大上学最喜欢的是读书和踢球

    来源:www.dfsbp.com    发布于:2019-4-21 9:10:32    点击量:

    2019/04/22 08/23/57  【丹佛斯变频器 www.dfsbp.com】

      问:前几年PPP项目很多人都寄予厚望,觉得是环保行业的强心剂,但后来发展得并不是很顺利,出现了很多异样的声音。第三个例子是,前年我们实现了对重庆一个破产钢铁企业的重整,把每年亏损20多亿的企业救活,同时引进了一些技术,特别是在钢渣,废渣的循环再利用方面。刚才熊教授也讲了,他是科大成绩中上的学生,而我则很郁闷,我是成绩中下的学生,只是因为科大学生毕业以后出国率很高,所以我随波逐流地到美国读书了,后来在耶鲁大学拿到了化学学位。我们随着对数据收集的精细化和实时化,对这些问题的判断会更加及时和精准,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你要说它算命也未尝不可。我听说最近又放松了,国家也在采取一些很必要的措施,强制提升化工企业安全环保的标准。还是有很多其他因素的,要考虑全球资源要素的布局。不知道这样有没有回答你的问题。

      熊辉:我说我喜欢看《易经》,它包括相、数、理的部分。但是你说物种的进化,我们不能这样理解,人其实不是猴子变来的,人和猴子是共同进化,我们有共同的祖先,大家同步在进化过程当中。它有所作为的领域,更多的是在重卡,或者是重型的SUV,可能在这些领域它的经济性会更好一些。

      潘建伟:从前我看到一只狗,我问二加二等于多少,它就叫了四下,我问它三乘三等于多少,它就叫了九下,它到底是会算数,还是它知道我问的时候,身体发出电磁波给它的影响?

      龚能:狗当然是不会算数的,它就是训练出来的条件反射,别人给他很多算法,一加一,二加二等等都训练过,比较复杂。现在的哲学家,有多少时间思考哲学的问题,没有多少时间,对于哲学问题的思考,对人类本身问题的思考,往内看,或者往人类社会的关系看,古代人已经看得很深了。我的生存是靠化学的科研工作,但是我跟教授不一样,我做的是工业界的研究工作,工业界的RND。我喜欢做产品,所以我就加入工业界,一直在工业界的RND研发机构。至于把污染排放转化为有价值的工作,我没有听说过这方面的工作。即使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发生很大冲突的情况下,中国芯片产业一定有非常好的前景,很需要我们中国的企业通过自主创新把这个做好,我觉得还是要有信心,这是第一点。

      问:人工智能特别是深度学习这一块,近一年或者最近一段时间,发展趋于缓慢,进展没有那么大。

      王平:第一,芯片行业的特点是巨大资金投入,而且发展周期长,基于这样的条件,我认为中国其实是有自己的优势的,我们现在不缺钱;第二,我们有非常多的人才储备;第三,中国的应用市场是非常大的。大家知道很多水泥窑、水泥厂是巨大的污染源,但是充分利用水泥窑又是非常好的解决城市固废和微废的方法。我想市场风险,市场渗透和市场切入这方面的风险是值得考量的。而纯电动话,特别是动力电池这一块,相对来讲替代汽油的这一块效果会是更好的,所以我们简单回答是,它会有一个市场,但是更多的会是以替代卡车,替代物流车为主。但人类是可以靠学习,靠知识不停改善人类社会,这是我们与猴子的区别。鸟类确实有独特的声带系统,很多鸣禽会唱歌,歌声中有语法结构,和语言是有关系的。这样一些事件发生以后的微废到哪里去了呢?到首都北面的一个水泥窑,进行循环的使用,把它变成了水泥,进入到我们的建筑中。我以前的公司曾经是RDA的最大股东之一,对中国半导体芯片设计也做了一点儿小贡献。现在主要是数据和算力的进步,导致人工智能应用面变得更加广泛,应用面的广泛,随着5G的到来和物联网的到来,变得更加广泛。

      将来国内微电子企业的发展要注意什么,除了机会之外还有哪些风险?

      姚文斌:我觉得很重要一点是,你的IP(知识产权)一定要非常CLEAN,特别是邀请一些校友加入团队,知识产权方面一定要非常谨慎,否则一些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以后会有一些后患。要说物种进化有什么快慢,我现在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,我们现在看到的猴子,基本上是比较固定的物种。要研究哲学问题,尽可能要往回看,往历史看,因为我们现代人太忙了,你们每天早上起来,第一件事情肯定是用手机看。

      问:鹦鹉会说话,说明它们有自我意识吗?

      白波:科大对我的帮助是追求热情的源动力和研究能力培养。或者说在你们在做考虑的时候,需要考量市场驱动究竟在哪里,哪样的东西是拳头产品,能够真正的打通比较大的市场,能够真正的专注在这样市场切入风险上的考量,我想是非常关键的。

      问:对于人类或者动物的意识,它所产生的最低的生物基础是什么?我们知道算命通过易经,大数据也是根据数据进行推论,易经是否只要有足够的数据也可以成功预测人的将来?

      龚能:我们所有生物,包括人类在内,生物的存在有两个方面,一个是生存,一个是繁殖,所有物种都逃不过这两点。

      问:燃料电池汽车在将来能发展起来吗?

      王平:燃料电池这一块关注得蛮多的,我们自己判断燃料电池汽车技术成熟的时间,可能比我们目前动力电池汽车技术成熟要晚10年左右,但是我们认为它还是会有所作为。前几年日本是有追赶上一些的,现在又提出ALL IN JAPAN的口号,他们想集全日本的力量在固态电池方面以及其他方面做一些努力。比如说猴子在树上跳得很高,但是我们不行,它的能力比我们强,人的进化只要变得越来越聪明就可以了,老鹰要进化什么呢?老鹰要进化眼睛看得远,看很远的地方,当田鼠在很远的地方活动的时候,它可以快速飞过去,可以看到一公里以外的事物。大家同时进化各自需要的东西,进化并没有停下来。我们在两年多以前,接触到很多与PPP相关的行业,最后基本上是选择了绕开PPP行业的商业模式。山东是化工大省,地下水重金属污染。现在还是在研发机构里面担任技术管理的工作。举个例子,焦煤伟肯变频器厂的尾气主要是一氧化碳和氢气,很多时候可以转化为LNG,(注:LIQUEFIED NATURAL GAS 液化天然气)我以前在陕西投资了一家企业,在陕西做了大量这方面的工作,这件事情本身是盈利的。所以在钢铁行业,这些废物循环利用的情况在不断发生。

      姚文斌:其实我在从事的行业里还是依靠在科大学的一些技能。第二,这个商业模式推广,必须在有效的杠杆的基础上,并且有最好的运营执行团队的情况下,才可以往前进行。在座的都知道,大概一个多月前首都交大发生了爆炸,几名研究生不幸遇难。

      白波:事实上今天这个时代,很多聪明的企业家,加上聪明的科学家,在做循环经济的大量工作,我们试图作为聪明的资本提供者帮助他们。谢谢!

      问:在中国目前的交通状况下,什么时候L4或者L5这种完全自动驾驶的车可以在市场上销售?

      王平: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。

      王平:简单补充一点,芯片行业我研究的不多,但是我觉得这个行业对中国意义非常大。

      关于算命,我们现在确实可以算命,就是所谓的科学算命,我们慢慢可以发现,大数据可以做预测,我可以根据你现在看什么书,基本上可以判断出来,你将来的发展前途到底有多好。我在科大上学最喜欢的是读书和踢球,专心读了几年书和踢了几年球。

      白波:我们公司的一位同事以前是国家发改委规划司的司长,长期参与十二五、十三五计划的撰写。

      在我印象当中,其实日本电池技术是比我们先进很多,我想问王平老师您是基于什么数据分析得出“中国的电动车技术在世界上是领先的”的结论?另外,在中国芯片行业我们发现“任何一款高端设备全部都是进口的”,您对此有什么理解?

      王平:前面这个问题我可以发表一些意见,芯片这个问题等一会儿请两位校友发表意见。中国和韩国在规模上、在成本方面以及在应用方面,实际上肯定是走在前列的。我们除了技术方面的评估判断以外,还会花大量时间进行行业的判断。但是路是长的,资金的需求量是非常大的,我希望大家有耐心,一步步走下去。我说的领先是目前纯电动的动力电池方面中国和韩国保持领先。超过十的肯定变频器维修不会算了。我刚刚说了,我毕业的时候,有一个保研的机会,我就选择了清华经管,毕业之后进了宝洁公司。第二个例子是,目前我们在山东看上了一家企业,它把废旧轮胎回收过来,通过新的张力技术,形成可循环使用的材料,特别是用于废旧跑道上。中国一定会形成自己一整套的系统,所以我想给你一些信心。中国的研发能力,特别是大规模制造和产业链管理能力,使中国很快超越,引领世界。化工大省的环境遭受了很大的破坏。

      现代化工领域目前有没有把污染转化为产值的工作?

      姚文斌:大半年前,空气质量变得很好,因为北方很多小企业被关停,一些小的化工企业的排放资质达不到要求被强制关停。其实预测将来总是很难的,所以只能说按照我们目前所得到信息,对自认为最有可能的情况进行判断。简单回答的话,L4、L5可能要在2025年之后。

      白波:在电池问题上我先补充一句,其实你回过头关注我们中国在光伏产业的发展,会发现最开始是欧美领先,但是中国发展很快。我们外企在张江有很大的研发平台,所以后来我就回到了中国,在中国逐渐走向领导岗位,不再纯粹的是科学家,而是逐渐转化为技术管理。对这位校友的问题,我每年见500个以上的企业家投资,包括科大、清华的校友,来自科技界的校友,其中一点,特别像我们这样来自于技术方向的校友,很多时候可能比较迷恋技术。谢谢!

      入驻化学加网快速通道,将与小程序同步展示

      2万多家化工医药企业已入驻

      拓展阅读

      一位化学教授5个亿的创富神话,他的劳动改变了整个泡沫产业!

      响水化工爆炸事件惊动了党中央,震醒了全国公众,原来化学工作者这么不容易!

      划时代-中国化学会独立推出面向国际一流旗舰期刊 CCS CHEMISTRY

      与知名创投资本同行,“中国药化产业瞪羚企业群”诚邀您加入!

      日本化学家向山光昭:名扬世界的“向山羟醛反应”与抗癌药物紫杉醇的全合成

      由响水化工爆炸事件谈起——让过程更安全的连续“微”反应技术

      热烈祝贺“【化学加】中国药化产业顶级社群”组建成立!

      JACS:余金权教授团队实现苯酚的间位C-台达变频器H及原位C-O键的连续官能团化

      。所以这会出现在2018年下半年的时候,一大批的企业,特别是民营企业,包括东方园林、东江环保等等一系列的企业面临崩盘危机。我自己十几年前入行做投资行业,当时我师傅1983年开始做私募股权投资行业,我开始特别喜欢见BTO企业的CTO(首席技术官),特别谈得来,特别想知道它的技术是什么。第二点,从配置资源的角度来讲,你除了要考虑地缘要素,还要考虑人才等其他方面。对于我而言,从易经的相、数、理而言,我最关心的是易理,是哲学层面的部分,对我是有帮助的。在生物学上短期内看不到进化的过程。后面半年时间,我师父不允许我见BTO企业的CTO,只允许我见BTO企业的CEO和其他高管,以了解其他方面。我在科大学的化学,我做的还是化学。还有性格方面,我知道你很偏激,在某件事情上,我预先就知道你对这件事采取的态度,这些都是预测的范畴,算命的范畴。从应用层面角度来讲,人工智能的机会,现在我个人认为还是有很广阔的空间,对于技术本身的发展,确实算法发展一直很缓慢,不是今天才有的问题,是这20年以来一直都有的问题。原因很简单,它是用了过高的杠杆,在某些方面违背了市场化的原则,而且很多时候没有能够借助最有效经营和运营的管理能力去做。化学加 专业的精细化工医药产业资源供需及整合平台MINI PROGRAM

      化工医药原料搜索,用化学加百科专业

      视频

      问答

      问:现代人类的生存环境很舒适,人类进化比较缓慢,甚至有一部分在退化,但灵长类动物一直在进化,那么什么时候我们人类会在进化方面输于灵长类呢?

      龚能:我们人类没有退化,人类靠学习,不停在积累知识,人类是靠学习知识的积累来进化。最基本的条件,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,我们可以把意识定义得更广一点,我觉得任何生物,都是可以具备这样一个意识的。事实上在大家不在做PPP的时候,我们正在和领先的央企和国企形成共同的品牌,做流域治理和大环境的PPP项目。最后不管是什么样的资本性质,必须要满足市场规律。还有一点,在氢能方面日本企变频器维修业做的比较领先。鹦鹉说话是模仿,并不是语言交流,跟条件反射一样,比如说我训练一只狗,马戏团训练一只动物,只是模仿。你现在时间花到哪里去了,我预测你将来有多大的出息,这就是一种预测。在读博士的过程当中发现,其实自己不太想做科学家,我更想看到我们所做的事情、我们的技术能在很短的时间里面,比如5年到10年以内,获得大规模的推广。日本当然你可以说东芝做得不错,也有一些储备的技术,但是从真正应用的角度来看还是有一定的差距。人工智能经过几次浪潮,它有周期性,现在是不是到了一个所谓的寒冬期?

      潘建伟:我其实也有你这个问题,我从前问过一位学长,和你问的不一样,人进化变得这么聪明,按照你的说法,现在我们变聪明的程度变慢一点,老鹰什么时候进化的跟我们人一样聪明?当时有一位研究古生物学的学长,他说其实老鹰和我们人进化的东西不一样。我觉得科大对我的帮助,第一个我觉得是自由,我在科大的时候,其实没有好好学习,但是老师也不怎么管我,可以让我有很多时间去学我自己想要学的东西,当然也有一些时间做一些社会工作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我们需要有一定的耐心,我们相信在国家大力支持推动下,应该还是会迎头赶上,但是这需要一些时间。从电池行业来说,现在领先的企业你可以报得出来。

      问:您们是如何走到现在的岗位的?有没有什么机缘巧合?在科大的学习,对走到现在的岗位上有什么样的作用?

      王平:我前面基本上介绍过了,我还记得我当年毕业的时候,还跟你一起参加了一个会,当时欢迎你加入我们科大

    20190422082357

相关阅读


版权所有: 上海丹佛斯变频器一级代理商 服务热线:13917851195 版权所有